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淡风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  

2011-09-12 15:12:54|  分类: 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
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 
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近代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
    王福庵书《千字文》(选页)

 

    王福庵先生的隶书,有浑厚古朴,端庄典雅的气韵,大致得力于其对众多的汉隶名碑。福庵先生的遗墨大致篆多隶少,这本隶书千字文已是人书俱老的墨迹,手腕已出现细微震颤,然不失为一部保存着其独特醇朴气韵的佳作。

 

    王福庵(1880-1960),原名寿祺,更名褆,字维季,号福庵,以号行,70岁后自号持默老人。浙江仁和(杭州)人。近代篆书大家,隶书也写得不错。精篆刻,是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。王福庵的篆书是标准的“玉筯篆”,线条圆润,结体匀称,点画一丝不苟,与秦篆比,少金石味而以文气胜。但王福庵篆书在点画安排上过分的平铺直叙,因而被人讥为算子书。
  父同柏,精究金石,有《石鼓文集联》、《塘栖士心》、《武林丛话》等书传世。福庵先生幼承家学,於文字训诂、诗文,皆富修养。十余岁即以工书法篆刻闻於时。年二十五,与叶铭、丁仁、吴隐等创设西泠印社於西湖孤山,共相擘划,以底於成。早岁以其精擅之算术及测绘技术服务於铁路。1922年曾漫游湘楚鄂渚。後应邀赴北京任印铸局技正,共事者有唐醉石、冯康侯诸公,皆并世俊彦,时全国官印,悉由印铸局篆铸。又兼故宫博物院古物陈列所监定委员,《金薤留珍》之辑,与有力焉.1930年南归,定居上海,鬻艺自给,于四明村置屋一所,日夕钻研是间,所诣益进。好蓄青田旧石,所藏极富,自称印佣。得未刻之石,暇则奏刀以自存。海内外求印者门限为穿,生平刻印,数以万计。
  其印初宗浙派,后又益以皖派之长,复上究周秦两汉古印,自成体貌;整饬之中,兼具苍老浑厚之致;偶拟明人印格,亦时有会心。尤精於细朱文多字印,同道罕与匹敌者。於近代印人中,允称翘楚。沈禹钟《印人杂咏》有诗咏之:“法度精严老福庵,古文奇字最能谙。并时吴赵能相下,鼎足会分天下三。”并注云:“王福庵,名褆,杭州人。印法端谨,尤精熟六体,叩之随笔举示,不假思索。与吴昌硕、赵叔孺同时各名一家。”词人姚景之曾有《百字令》一首题其印稿:“穷年□□,守高曾,直欲嬴刘凌越。心事千秋惟我在,此席伊谁能夺?凿白利朱,周规折矩,脱手锋铓发。勒铭才调,镜涯催老华发。堪叹力尽雕龙,一编矜重,抵摇签琼牒。料得斯文天未丧,真宰潜通臣颉。兵象同论,硅符合契,异代渊源接。清风据几,冲襟长葆贞洁。”盖道其绝艺也。
  四十六岁时,因手拨电风扇开关触电伤脑,曾卧病两年,愈後每伏案稍久,即感头晕目眩。此後,刻印必仰卧於藤榻之上,右手执刀,左手握石以外,小指上悬以小镜,两手擎空*作,边刻边以小镜照示,习以为常,作边款亦复如此。胸间石屑遍陈,不之顾也。因印面向下,刀锋取势较难,於笔力不无影响。喜吸烟,凡刻印写字,唇间必含—烟斗,烟之熄灭与否在所不计,以为如此可助文思,否则便感若有所失。书工数体,金文、小篆,均匀整而劲健;晚年从汉洗文字悟得天趣,参以缪篆排叠之法以作篆隶,朴厚古拙,尤独出冠时;隶楷亦自出机杼,别树一帜。平居和易,乐於扶掖後辈。不独悉心传艺,即对生活上困难者,亦竭力相助。弟子中若韩登安、顿立夫、吴朴堂等,皆深受其沾惠。余一九五九年夏游沪,以张鲁盫之介而得蒙款接,福老知余曾从学康侯先生,乃执康翁曩时所书青绿山水纸扇相见,意至殷渥。後并赠余『师承魏冢传心得;功自兰亭换骨来』篆联,及《颂鼎》临本。是时手已颤甚,惟晨起短暂时间可作书,若摹《颂鼎》,非数日不能毕。拜领之余,余感愧交并者再。福老晚年,被聘为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及上海中国画院画师,并任中国金石篆刻研究社筹委会主任。以摄护腺肿胀开刀未能愈合,寻复转化为肺炎,不治逝世。
  著有《说文部属检异》—卷、《麋砚斋作篆通假》十卷;藏印曾编成《福庵藏印》十六卷;自刻印有《罗刹江民印稿》八卷、《麋砚斋印存》二十卷(有一九三六年辑本、一九三八年续辑本、一九四七年宣和印社辑本)。三四十年代,福老为友好所集古印及名家印谱撰序至多,不下数十篇,文字双美,生辉谱录,时有精湛见解,汇辑成编,亦—印学佳著。福老逝世前—年,已将毕生刻印精品三百余方献诸上海博物馆。逝世後,其夫人遵照遗志,将家藏三百余印,及书画碑版四百余种捐赠西泠印社,以裨後学士思至善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